养老院因房屋纠纷易主 百余位老人吃发霉馒头生病无人照料

2017年11月10日 08:48 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法制晚报消息,10月29日,央视社会与法频道《律师来了》以《变脸的养老院》为题,报道了76岁的大爷金连坡与70岁的老伴王新萍在今年五一假期,于北京市大兴区一家养老院体验了三天两宿的养老生活后,感觉这里居住环境便利舒适,文娱活动丰富多彩,又有保健理疗服务。于是缴纳了30万元的会费,满心欢喜地搬进去居住。

dcc436d0a7266facc91d8ffe1b13dcf7

图1:北京大兴涉事养老院的外景

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住了十多天后,荤素搭配的饭菜变成了米饭、长了霉点的馒头及稀粥,连咸菜也没有。电视娱乐项目被关闭,无线wifi用不了。更可气的是,前后十多天断水断电,在炎热的夏天,他们用大盆小盆里晒得热水洗澡。没有电,烧水吃药也成了问题,有病痛只能干挨着。养老院另有一名90岁的老太太大小便失禁,没有医护人员为她护理,换洗衣服。

5082dc9d3581977b51b5de576dd592ae

图2:出事前,养老院给老人们提供的荤素搭配、丰富可口的饭菜

对于为何会出现上述情况,金连坡在节目中透露,他们最先与C公司签订了合同,结果C公司拖欠二房东A公司的房租,被A公司赶了出去,连同养老院医护人员一起赶走。A公司接手管理此养老院后,比老人们原来和C公司签订的每月消费上涨近两倍。百余名老人们均表示反对,没有人在同意书上签字。与此同时,A公司与大房东B公司就房产纠纷打官司败诉。于是在这错综复杂的矛盾纠纷中,老人们深陷其中,只好通过央视《律师来了》节目组求助。

老伴双腿痛爬不动楼 养老院体验生活后缴纳30万入住

《律师来了》节目中,王新萍陈述到,她以前从事会计工作,退休后赋闲在家,双腿常常疼痛难忍。为此,老伴金连坡总是蹬着人力三轮车载着她去医院看病。回家后,面对6层楼梯,她根本无力爬上去,老伴也年老体弱,没有太多力气搀扶她上楼。只能由儿子背她上楼。

为了不再给忙于工作的儿子增添负担,她和老伴私下商定不能继续在这6楼上住下去了。于是他们开始计划找养老院养老。

74d4bd15f7362549f69d3093625b238a

图3:76岁的金连坡大爷在央视《律师来了》节目中讲述养老院易主后的悲惨遭遇。

就在今年五一小长假,他们在北京市大兴区一家养老院体验了三天两宿的养老生活后,感觉这里居住环境便利舒适,文娱活动丰富多彩,真的是老有所为,老有所乐。再一方面又有保健理疗服务,这样刚好可以帮王新萍治疗腿疾。

“入住体验后,经营这家养老院的C公司和我们签订了合同,缴纳了30万元的会费。合同说每月是9000元,会员特惠价则是每月4000元,这样消费完30万元,就算会员制结束了。”金连坡指着大屏幕上显示的他和C公司签订的合同如是说。

拖欠房租C公司撤走 老人们吃发霉馒头院里晒水洗澡

记者注意到,正当金连坡和老伴满心欢喜地入住此养老院时,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“6月13日那天,我们成功入住该养老院,却看到门口C公司的牌子被砸了,院里有关爱老、敬老的宣传展板也被撕扯划烂。”

另外就在当天,养老院部分工作人员被轰走。给老人们日常提供的蚊香、电池、手纸也都瞬间没有了,电视娱乐项目被关闭,无线wifi用不了。与此同时,门口张贴出一张通知,“C公司拖欠房东A公司的房租,不能对外经营了。由A公司来接手管理此养老院。”

116b55cb23030ef0a08728270e60dbe4

图4:养老院易主事发后,给老人们提供的发了霉的馒头,让他们吃。

更让金连坡老两口生气的是,从6月13日入住一直到现在,每天吃的都是米饭、馒头,粥。“他们买一次馒头,让我们一连吃好几天,这样有的馒头底下生了霉点,发馊变质了。”王新萍指着大屏幕上显示的生了霉点的馒头如是说。

另据其透露,从 6月24日至6月28日,此养老院中的6号院和7号院停水停电。这可害苦了在此居住的老人们。“有的老人上别的有电的院里公共厕所洗澡。而我们自己晒水。大盆、小盆,脸盆、脚盆,洗菜的盆子都用上了,可还是不够呀。于是我用晒的水洗澡,我老伴用凉水洗。”王新萍如此痛诉到。

卖掉房子入住养老院 九旬老人大小便失禁无护理员照料

对于上述养老院易主带来种种不便,也严重影响到王新萍的心情。她不断地自责,为何当初那么不理智,缴纳30万元会费入住。她感觉有好多小虫子在她身上痒得难受。

041c9e3237ffc398b08d723f7cce86f9

图5:现年92岁的谷老太,看到大兴区的这家养老院环境很适宜居住后,为了凑够30万元会员费,将安贞医院附近的两居室卖掉了,没想到搬进来居住后,却面临断水断电,大小便失禁无医护人员护理的窘状。

“如此心情不畅使得我好几天睡不着觉,胸口疼,堵得慌、手脚冰凉。这让我想起了前两年我们有个街坊,在夜里犯病。就我这个症状,三个小时就去世了。所以我当时想恐怕我也完了。于是,赶紧打电话给原在养老院给我治腿的林大夫。他连夜赶来为我做理疗按摩。没想到,过了两天后,他被A公司给轰走了。”说到此,王新萍老泪纵横,用枯瘦如柴地手擦拭着泪痕。

金连坡还在节目中称,养老院里住着一位92岁的谷老太。她此前来养老院体验式入住后,觉得可以托付终生。于是将安贞医院附近的两居室卖掉,搬到此养老院居住。有一次,她从养老院门口玉石桥那里走到4号院,被在此纳凉的老人们发现,看到她裤腿上湿了一大片,并且有很难闻地气味。老人们怀疑她大小便失禁,看着她很可怜,赶紧将她搀扶回屋里,给她换洗了衣裤,并回头将她失禁撒在院里小路上的那些秽物给清理干净。

对此,央视《律师来了》节目组采访到了谷老太。镜头里,她满头银发,拄着拐杖。她称刚搬进养老院时,住的是一间普通的屋子。后来她看上了一间阳光很充足地房间。C公司说要入住这间房子,得让她补缴齐30万元会费,每个月2500元的月租不变。

“我当时手头上只有十多万元存款,我又这么大岁数了,还能活几年?跟别人借,我也还不了。于是我就将安贞医院附近的这套两居室给买了,这样我就有钱了。没想到搬了进来,遇到这样的情况,感觉从天上掉到了地下。一辈子没有为吃住犯过惆怅的我,却在这残生要为吃住着想……”说到此,谷老太哽咽着,摇晃着头,将目光望向窗外。

房租涨两倍老人拒签 A公司人员称折磨死一两个老人无所谓

另据金连坡透露,养老院一名八十多岁的老汉从轮骑上摔了下来,胳膊摔成紫黑色。就此,A公司将所有的医护人员全赶走。这摔伤的老人,只能靠院里的其他老人帮他擦碘酒疗伤。

对于A公司的这种嚣张跋扈的行为,老人们选择了报警。“警察到场后,有一名小队长竟然还当着警察的面说,如此环境折磨死一两个老人也无所谓。警察将此人带回派出所调查。”金连坡在节目中如此陈述道。

节目中,金连坡还表示,6月16日, A公司将C公司剩余的工作人员均赶走。两个篮球场大的后院停车场21辆高档轿车也全部被开走。自此,C公司在养老院的人财物全部清空。A公司则在养老院门口挂上了他们的牌子,说他们才是这个院的房东,让老人们跟他们转签同意书合同,房租较之前涨两倍,老人们均未同意,未签合同。

“我们要求A公司出示房产证,他们没有提供,只说他们和B公司就房产归属权打了官司,他们胜诉了。而当我们后来一核查,才发现此房产官司,胜诉方是B公司。想当初土地主人将地盘租给了A公司,A公司则转租给了B公司。后来C公司又在此开办了养老院。于是,才有了这错综复杂的官司纠纷。”金连坡如此解释道。

A公司称只出于人道主义救助 律师称此案涉嫌合同诈骗与非法经营

记者注意到,《律师来了》节目组就此采访了A公司,一名业务主管称,他们将房子租给B公司时,还是毛坯房,只对院子做了绿化。现在只是收回房屋,他们没有再对外营业,未做任何养老项目。现对于在该院里生活的100名老人提供的稀饭、馒头,也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助。她们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去照顾这些老人,不可能再拿出多余的钱来提供更好地环境。

21b7a93b66d3f089a8faddc90693535f

图6:养老院的房东,称她们没有责任和义务去赡养照顾老人,提供米饭馒头,也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救助。

对于停水停电、无线网络停用,这名业务主管称是电是预付电费,电卡里面余额不够,就会停电。无线网络也是因为到期未缴网费而停的。对于该业务主管声称她们从未动过老人的任何物品,金连坡则表示有一名姓徐的老人,其房门被她们撬开,将他的物品扔到了8号院。

就上述老人们反映的情况,节目现场4名律师分别从养老机构管理规定,合同法所明确的责任义务,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等方面进行了讨论。最后均亮灯表示愿意为金连坡老夫妇公益代理此案件。金连坡则最终选定北京律师协会推荐的张学明律师作为其代理人。

张学明表示,在他看来,C公司涉嫌合同诈骗与非法经营,撤走进而逃避隐匿,是为了达到非法占有老人钱财的目的;没有向老人们提供民政部门颁发的《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》,存在非法经营的嫌疑。因此,他打算通过刑事诉讼来追逃、追赃,帮老人们讨回损失的钱财和权益。

( 编辑: 张静怡 )
底层广告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