尿停电梯男孩恢复 怪家长疏忽?还是怪电梯不安全?(2)

2017年09月25日 17:03  来源:湖北日报网

8月3日发生意外后,在网络上,关于小方是不是熊孩子的讨论铺天盖地,可是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事件的经过不再重要,“当时我眼泪都哭完了,不知道孩子到底能不能活下来。”小方的爸爸方先生告诉钱江晚报记者。

小方是这个家族4代单传的男孩,他有7个姑姑,从小受尽宠爱,可是自从他被送到了义乌当地医院后,就没有了一点反应,处于重度昏迷状态,医生们连连摇头。

情急之下,家属和当地医院联系了国内知名脑外伤救治专家、中华医学会创伤学分会委员兼神经创伤学组组长杨小锋教授,“不出意外,应该能保命,目前的救治目标不应该仅仅是保命,若能早期到浙大一院进行综合康复治疗,有很大把握能醒,甚至恢复良好。”杨教授的一席话让意外发生后未曾合眼的父母总算睡了个安稳觉,并克服重重困难于8月14日下午转浙大一院神经外科病房。

“当时孩子的格拉斯评分连续多天只有3分,要知道,对于昏迷患者来说,3分是最低值,属于极重度脑外伤,3分的昏迷患者很少有逃脱死亡的。但是孩子年纪这么小,值得我们用很多办法去搏一次,挽救他。”杨小锋说。

在杨小锋看来,小方从30多米高的地方掉下来还有生命体征,已经属于奇迹了,“如果当时是脑部着地,肯定没法救了。”

其实小方最严重的伤并不在多处骨折的四肢,而是在几乎没有外部创伤的脑部,“他有弥漫性轴索损伤,这是在身体空中翻转的时候造成的,打个比方,就是脑干像天津麻花一样卷了起来。”杨小锋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脑干是控制身体各器官的地方,小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昏迷的,而如果有太多神经元在这时凋亡,小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在浙大一院,神经外科、康复科、儿科、感染科、骨科多学科对小方进行了会诊,儿科指导用药剂量,感染科控制孩子的肺部感染,康复医学科一起制定了催醒方案。除了药物催醒,电针刺激之外,康复医学科高压氧中心主任陈作兵副院长提出,康复学科必须早期介入,目前最有效措施尽快安排高压氧治疗,建议选择纯氧舱治疗。

“我们还对他进行感官刺激,比如叫他名字,抚摸他,放他喜欢听的歌,给他闻气味等。”杨小锋说,孩子参加过武术表演,也喜欢看《熊出没》,所以在听觉刺激上,就放了武术表演时的曲目,以及动画片里的声音,“我让他的同学发微信语音过来和他说话,这样放在他耳边。”小方的爸爸说。

在专家们的努力下,奇迹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。

综合的唤醒治疗两天后,孩子会哭了,说明大脑已经有了情感反应,治疗第四天孩子睁开眼睛清醒了,“真的是奇迹。”小方的爸爸说,“之前心里想过无数遍,孩子可能救不回来,或者救回来也没有了意识,现在他看到认识的人都有反应了,也能听懂很多话了。”

孩子的康复仍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,为什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还能有这样迅速的恢复?浙大一院副院长陈作兵说,高压氧有着“奇兵”作用,脑损害后必须第一时间恢复供氧,必须尽一切可能避免神经元的凋亡,保护脑功能,避免神经功能不可逆损害。

综合的唤醒治疗两天后,孩子会哭了,说明大脑已经有了情感反应,治疗第四天孩子睁开眼睛清醒了,孩子的家人连称“奇迹”。

到了第17天,孩子已经苏醒了过来,虽然还没能说话,但是眼睛已经可以跟着外界事物移动,说明他已经有了意识。

( 编辑: 郭洁露 )
上一页 1 234下一页
重庆相册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